仅为表达

离上一篇博客发布又有一段时间了。 今天下午,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想说点什么的冲动。电影《阿凡达》杰克每天对着视频记录的镜头又一次次在大脑中出现。

这段时间把《三体》 看完了,想说点什么,但又说不出来,很微妙的感觉。人类得以延续其种族最伟大的精神力量或许是无私与爱。大爱无疆,大爱是最无私的付出,为了人类的前途命运,为了宇宙的永生。 Continue reading 仅为表达

教育的问题

科里有心的同事办了一份杂志,是季刊,最近向我约稿,关于下一代的教育问题。关于下一代的教育问题,心里头一直在默默思考,有些想法,但不成体系。正好借这个机会理理头绪。

人生是什么?

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。有的人会说是健康,有的人会说是财富,有的人会说是责任,有的人会说是负担。

我们把自己的下一代带入这个世界,“生”是我们的义务,传宗接代,生命延续,为人类的繁衍;“养”是我们的责任,为了人类精神的延续与更高的发展。两者义不容辞。生儿不养,我们的孩子将与小猫小狗没有区别。

Continue reading 教育的问题

交换链接

准备在首页——链接中增加一个友情链接,主要从以下几点考虑:

  1. 没有友情链接,感觉没有朋友。
  2. 不方便,有时特别想看看某人博客是否更新,需要翻以前的评论查找入口,或者输入网址,好像大多数独立博客域名不怎么样,很难记住。
  3. 其实博客圈子很大,我们觉得孤单,只是因为缺少发现,友情链接可以帮助我:独立博客圈子到底有多大?
  4. 如果一个博客超过3年,还在坚持,博客背后这个人一定程度上值得交往。
  5. 看别人的生活,看他们的风景,美或许就在那里。
  6. 认真写作是一种态度,是积极生活的体现。

如果同意,可以留言申请。

新顶级域名是对传统的挑战

昨晚凌晨12点睡,今晨5点多醒来,在床上辗转反侧,反正睡不着了,不如起床。打开手机wordpress应用,刚好看到土木坛子的留言。

我确实对域名有兴趣,在万网的帐号差不多是在03年~04年注册的,注册时留单位的电话,万网的客服还打电话询问域名注册事宜,03年~04年还应该能注册到自然双拼。如果当时不怕麻烦,不嫌贵,注册一个,现在应该很值钱。2007年迷上了博客,开始在新浪博客上写一些心灵感受,在于博友交流中,接触到wordpress,觉得很酷。试着用免费的域名,免费的空间架设wordpress博客,糟糕的用户体验,很快逃离,2008年决定申请自己的域名和空间,第一个域名是clyblog.info,用了一年,不喜欢,换了clyblog.com,又收藏了域名clyang.com、c-ly.net、cly.cc。现在看当时注册的域名,除了cly.cc,其他都是垃圾。当时cc域名很贵,多少次想放弃,但实在喜欢,还是坚持续费,坚持是对的,cc三声价格涨了不少。

回忆一些往事,其实08年还能注册到四声的com,应该比clyblog漂亮得多。
Continue reading 新顶级域名是对传统的挑战

迎新(如使用手机流量,请勿点击)

ZM上了吉林大学,定于8月20日报到。19日晚我到长春西接她们三。第一次来西站接人,而且是晚上,西站虽出站多次,但还是有些陌生,差点迷了路。晚上,车站的灯光很好,把大厅照个通明,大理石地砖像一面镜子,而且oppo的广告牌有点刺眼,当然这个比土里土气的长春站高大上了许多,在长春生活十多年,头脑中好像始终是屯子的形象,今天突然发现长春有点大都市的感觉了,感觉而已。 Continue reading 迎新(如使用手机流量,请勿点击)

博客最终会挂吗?

晚上睡不着,头脑中冒出一些奇怪想法:如果古人有博客,将会是一番什么场景?

记事可能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。

中国人最开始用龟甲记事,到商周时用鼎、青铜器记录朝代的重要时刻。到春秋战国,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,竹简、锦帛方便了人们记事。

今天 ,如果古人开通博客,是不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。

孔子会成为最成功的励志大师,人生导师吗?毫无疑问孔子和他的72弟子会成为中国最成功的微博大师,营销大师。

《山海经》是徐霞客的旅行日志,《百草纲目》是李时珍的医学日志,屈原、杜甫的吐槽是否会被墙,曹操父子、三苏他们会怎样玩博客,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。
Continue reading 博客最终会挂吗?

猴子的屁股为什么是红的?

昊昊讲述,昊昊妈记录。

很久很久以前,一只小猴子在树下玩耍,突然,一个火球从天而降,落在了小猴子的屁股上,贪玩的小猴子并没有注意到屁股已经着起了火,火势越来越大,这时小猴子才意识到屁股着火了,聪明的小猴子迅速的跑到河边,将屁屁放到水里,火是灭了,可是它的屁股从此像现在这样红红的,而且不再长毛了。

生活中的乐趣

——摘自昊昊妈妈微信朋友圈。
经过一上午的苦练,昊昊终于会骑自行车了,我非常认真的对他说“世上无难事”,还沒等我说完,他反问道”妈妈,为什么不说世上无女事”,我无语啦!